そら

The Ring Means All:

刚才那篇少了一张图……重发

我也想吃杭州的吴山烤鸡!

我一直记得是巫山哈哈哈抱歉抱歉记错

啊啊啊啊啊

腦內增殖:

终于!画完!了!

凹凸第一届传百奇大赛

主cp安雷,有少许瑞金、帕佩,自行避雷

Aaaaaaarthur

不安定:

打赌输了的旧剑(不要说得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你明明就很想画)

红烧兔、:

格瑞:我累不累,白天应付你对象,晚上还要应付你。


孽纸孽:

【一个学pa的四格小连载】④

绘:我

文字脚本: @红烧兔、 

【下次更新时间:8月18】

【最近生病了拖了好久没画画,今天补上,大家少熬夜,请爱惜自己(远目)】

真一:

“小主人是不是…不会再回来了……”

移交账号卡很久很久之后,一叶之秋突然这样意识到了。

这一天没有比赛,没有任务,角色无人问津。

系统中的虚拟世界下着瓢泼大雨,为人称道的斗神如此蜷缩在雨中一隅。

PS.由于很小就开始操作一叶之秋,所以被一叶之秋称为小主人,一直没改口。

画这幅的bgm:
ワカバ 的歌曲《いちばん好きな人》
https://www.xiami.com/song/1770178436?_uxid=1B428BBFE2514D5A3E2A189D9B8BE0C0

非日常:

紧张丸是酒保丸的常客,虽然他还没有鼓起勇气点过酒精饮料。 

【叶蓝】野望(36)

AsakiMio:

 一个修仙更(。


*叶蓝only,1v1


*娱乐圈,非典型包养


*前文见tag


-------------


36、


蓝河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
 


他挂掉小胡的电话,打开手机网页,一个字一个字地敲进去搜索。


 


其实也根本用不着搜索。一打开版面首页,叶修的名字已经迫不及待地铺满整个屏幕。


 


——“《全明星》节目组疑遇雪崩,传叶修负伤,通讯中断生死不明……”


 


——“山区突发雪崩!《全明星》制作组集体失联,恐凶多吉少……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蓝河麻木地一页页翻过去,把那些触目惊心的标题读一遍,再读一遍。


 


哪个字都没有看错。


 


蓝河呆站着反应了一会,脑袋里嗡的一声。


 


他不敢点开那些标题。他的心脏在狂跳,手脚却冷得像冰,就像埋在雪里,一分一毫也动弹不得。蓝河傻傻站了片刻,猛地跳起来,翻出通讯录给叶修打电话。


 


不可能的。一定是炒作的手段。


 


X卫视最喜欢搞话题营销了,这次一定是炒作,一定是的……


 


蓝河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听到叶修的声音过。他忐忑又期待地等了很久,却只等到一个冰凉机械的女声。


 


不在服务区。


 


蓝河不死心,转而把电话打到X卫视的总制片人那里。


 


总制片显然也在疲于应付,电话拨了好几遍才通。他倒没躲着蓝河,电话一通便速度地接了起来。总制片还算坦诚,他直言不讳:“消息是真的,节目组目前联络不上。”


 


“我们找过有关部门,应该是雪灾造成的通讯信号中断……”


 


“之前我们确实收到过节目组的紧急联络,是的……叶修先生受伤了,伤情没来及确认……”


 


“没办法,我们现在也在努力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蓝河那一颗半悬着的心,就这么沉甸甸地坠了下去。


 


 


 


蓝河其实知道自己应该冷静。


 


通讯中断并不能代表什么,受伤也并不能代表什么——也许只是因为天气恶劣影响信号,也许只是一个轻微的擦伤,这年头媒体说话轻易信不得,谁信谁傻逼。


 


可他做不到。


 


随便了。蓝河想。就当我是个沉不住气的傻逼吧,无所谓了,我认栽了还不行么?


 


 


 


蓝河是个习惯于低调的富二代。身为许氏的小公子,回国好几年了,这却是他第一次动用家里的关系。


 


一小时不到的时间,蓝河已经定好了去叶修那里的航班。同一时刻,一队越野车队已在目的地整装完毕,随时等待着出发。


 


蓝河甚至还临时凑出了一支医疗队伍。他让小胡挨个给G市各大医院打电话,动静闹得太大,连他哥他爸都惊动了。


 


他哥百忙之中亲自来了电话过问。他说小远啊,山区不安全,听我一句劝,别自己去。要是有什么要紧事,派人过去便是了。


 


道理谁都懂,可蓝河怎么可能听得进去。


 


前路漫漫,他什么都不怕,却只怕这回不去,将来要后悔一辈子。


 


 


 


航班定得紧急,蓝河来不及收拾,轻装简行地赶到机场。


 


上飞机前蓝河又试着搜索叶修的新闻,试图寻找点什么最新消息,结果新消息没找到,倒是翻出了几周前的娱乐新闻,把叶修和嘉世的那点恩恩怨怨看了个七七八八。


 


不看倒好,这一看更似火里浇了把油,烧得他灼心灼肺的疼。


 


蓝河只觉得胸腔里头堵得慌,心脏一抽一抽的,难受得厉害。原来是这样,他茫茫然地想,原来还有合约这码子事。


 


原来一切原委都与他想象得截然不同。


 


原来叶修真是孑然一身离开嘉世的,他当初不肯用叶秋这个名字面对自己,是因为这个。


 


而他竟然一点儿也不知道。他甚至连问都没有问过叶修一句。


 


蓝河划动手机屏幕。新闻铺天盖地,他翻开X卫视的官博,首页正在放《大政》剧组特辑的访谈花絮,一开头,便是叶修的镜头。


 


叶修随意地坐在镜头前。他微笑的样子还是那样俊朗帅气,可眼角下藏着隐隐乌青,真是奇怪,蓝河想,他明明是演技那么完美的人,为什么自己一眼就能看出他不在状态?


 


“最近看你好像很忙啊,”主持人提问道,“是不是又有新的工作安排?要不要很粉丝分享一下。”


 


蓝河以为叶修要顺势提一提他的新电影,没想到叶修只是笑笑,摇了摇头。


 


“那倒不是。”叶修说:“这个嘛……主要我家的那只猫。我把它弄丢了,好久了都没找到,怪想它的。”


 


“不是吧,”主持人夸张接道:“就是上期手机里的那只吗?好好的怎么会丢了?”


 


“嗯……大概是我把它气跑了吧。”叶修笑起来。他转过视线,正对上拍摄的镜头。


 


“如果他能看得到的话。”叶修慢慢地道,“我想告诉他,我很想他。他喜欢的猫罐头也准备好了,快点回来吧……”


 


 


 


蓝河愣愣看着屏幕。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 


 


 


蓝河想起那天叶修看他的眼神。想起自己想也不想地推开他,他根本不想听叶修的任何解释,只是冰冷冷地质问他:


 


你这样耍着我玩,有意思吗?


 


也许这就是他留给叶修的最后一句话了。


 


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
 


 


 


    蓝河十分庆幸,天气虽然恶劣,飞机却意外地没有晚点,走下飞机时他看了看表,14点整。此时,距离叶修失去联系已过去了十个小时。


 


节目组驻扎的山区算是偏远地区,不通铁路。蓝河下了飞机直接换上越野车队,冒雪继续前行。


 


一路颠簸,外面大雪纷纷。


 


蓝河看着窗外苍茫的雪原。他总算知道了心急如焚是个什么滋味。


 


 


 


车队开了好几个小时。渐渐的,天色暗了。


 


山区刚刚发生过雪崩,外面还在下着大雪,信号极差。这时候还赶夜路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,车队领队和向导都不同意继续前进,两个人联名上谏:蓝总,不能继续走了。


 


一车队的人表情惶然,都在等着蓝总发号施令。蓝河看得懂,他们的表情分明就在说:别去了,就算去了又能怎样?


 


是啊。去了能怎么办。叶修要是真被雪崩埋了,你还能把他刨出来不成?


 


蓝河咬了咬牙。他指着地图问向导:“我看过了,剧组之前驻扎的那个县城,是不是离这里不远?”


 


“是不远,”向导回道,“不过蓝总,县城离拍摄地还远得很呢,叶先生他们早就不在城里了……”


 


蓝河沉沉地吐出一口浊气。他摇了摇头,道:“先去县城吧,咱们修整一下,顺便打听打听消息。等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再出发不迟。”


 


这就是继续上路的意思了。


 


天大地大金主最大,老板都这样发话了,谁还敢说个不字。一行人又回到车上,轰隆隆地朝县城开过去。


 


 


 


不得不说,冥冥之中,也许一切都是自有定数。


 


后来无数次,蓝河都不由庆幸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。也许老天到底是眷顾他的,兜兜转转,却从不忍心叫他平白地错过。


 


 


 


小县城依偎雪山,一丁点大的古城城池,车队一开进来,顿时引起路上众人侧目。


 


蓝河把头伸出窗外看了看。雪下得大,路上厚厚的一层白,路上连人都稀少。


 


向导已经跑去前面打听去了,没一会,他几个箭步冲回来,飞奔到蓝河车窗下。


 


“蓝总,我打听过了——”向导喊道:“我、我怎么听他们说,剧组已经回来了,现在就在县城里!”


 


蓝河几乎是从车上滚下来的。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蓝河劈头盖脸地问道:“剧组在城里?现在?人呢!他们住哪?……”


 


向导被他连环开炮式的提问吓住了。他颤抖抖地指了指前面,县城里唯一的一家旅馆。


 


蓝河一把丢开他,撒腿就跑。


 


 


 


叶修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 


说起来他也觉得自己倒霉,自打进了这个节目组,不是海滩湿身就是野外生存,这回更好,大雪天的爬雪山,真是拿嘉宾不当人。


 


叶修深知自己最近缺乏锻炼。没办法,新电影要筹拍,他能抽空来拍节目都算是奢侈了,遑论跑步健身。节目组要求,他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一群年轻小伙子翻山越岭,结果这才上山第二天,就光荣地把脚扭伤了。


 


人间惨剧。


 


没办法,伤到脚是万万爬不了山的了,剧组拿他没辙,只好先撤回县城再做打算。


 


却没想到,刚从山区回来没几个小时,就传来了雪崩的消息。


 


一行人心有余悸,纷纷夸叶大神扭个脚都及时,竟让大家都逃过一劫。


 


叶修自己也觉得玄乎,不过他也没心思考虑那么多,他还得好好养伤呢,毕竟新电影开拍在即,要是脚瘸了一只,那可不好玩。


 


雪灾比想象得还要严重,通讯都中断了。拍摄也不得不中止,整个剧组只好蹲在旅馆里集体修仙。


 


他们哪里能想到,就这么一件小插曲,竟被媒体报道成这个样子。


 


 


 


叶修并不知道,有些惊喜来得总是那样猝不及防。


 


在宾馆修养的第二天晚上。他费劲巴拉地贴好扭伤膏药,正准备出去吃饭。外面隐约地有些喧嚣,叶修推开房门走出来,把头一抬,竟看见蓝河站在他面前。


 


叶修差点以为自己幻视了。


 


他眨眨眼睛,却发现眼前的幻觉并没有消失。


 


蓝河喘着粗气站在中庭里,用一种无法形容的目光看着他。


 


他没有撑伞。雪落在他单薄的肩上、乌黑的发丝上,打湿他的脸颊。蓝河就这么怔怔地站在雪地里看他,良久后,眼圈红了。


 


叶修整个人都呆住了,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找到自己的声音,只看见蓝河忽然一软,脱力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
 


蓝河的眼睛里似乎有泪光在闪动,半晌,终于抖着声音说:“你……你没事……就好。”


 


叶修愣在原地,他根本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他。


 


蓝河坐在雪里。他的声音有些哽咽,低低地喊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叶修……”


 


“我走不动了……你过来,抱我一下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