そら

【叶黄】龙誓

一个脑洞:

小龙的养成片段  感谢喜欢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叶修是一条有点早熟的龙。


 


虽然对于拥有黑红尾翼的战斗龙来说,为了规避风险,在破蛋后尽快投入到战斗里,几乎每一条龙都有点少年老成,他们对于战斗和自卫相当敏感,成长和觉醒的速度也比其他用于观赏的龙要快很多,曾经有专家评论叶修这类黑红战斗龙,说他们几乎是从还是颗蛋的时候就在酝酿战斗。


 


酝酿他们出生后将要孤独面对的龙生——是的,孤独,对于他们来说,孤独是常见的事情,往残忍的方向想,他们的父母在他们出生后就抛弃了他们,而他们遇见伴侣的可能性又相当低。


 


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导致叶修的种族在荣耀大陆上极其罕见,几百年才出一个幸运儿能拥有他们,而如今这个幸运儿出现在蓝雨——黄少天。


 


不得不说,被黄少天捡回去的叶修也很幸运,起码他破蛋的时候边上不是空无一物的寂静树林,而是睡着个温暖的人。


 


是黄少天把叶修从破掉的蛋壳里捞出来,那时候叶修才只有小鹰那么大,样貌却已经长得很好,龙角和翅膀的骨骼都很端正,一对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,扑扇两下翅膀似乎想飞。


 


可他那时候才多大,哪里飞得起来,被黄少天捧小鸟一样捧在手里带去洗澡,还和那人用一样的沐浴露,好在那时候百花的香薰还没被卖到蓝雨,不然叶修在幼龙时期就经受如此刺激,非得被熏死不可。


 


黄少天把叶修洗完,还很慎重地用衣服给搭了一个窝,就摆在自己枕头边上,龙睡进去之后还给盖小毛毯,他自己才是少年一个,看着却已经很有做奶爸养大叶修龙的准备。


 


只不过有奶爸心还只是一半,黄少天到底自己年纪也小,睡觉时候不安稳,以前孵蛋的时候抱着蛋睡,现在孵出叶修了,半夜老怕他跑掉,时不时伸手去摸两把,三番五次下来,叶修那个象征性的窝被摸散了,歪着翅膀滑到黄少天的脖子边上。


 


所以说,他们一人一龙从最开始就是贴着睡觉的。


 


黄少天获得这只龙虽然有点意外,但养育起来却很上心,叶修还是条迷你龙的时候黄少天给他喂过许多东西,各式各样的奶粉都试过,生怕这只龙不吃,没想叶修糙得很,给什么吃什么,奶粉不够的时候混点米糊糊他也照喝不误。


 


战斗龙的牙齿长得快,叶修喝奶粉的日子还没过多久,两三个月过去就已经能和黄少天一起共同吃喝平等发展,从睡黄少天脖子边上长到睡黄少天腰边上。


 


其实按战斗龙,尤其是叶修这类天生就和人类不太亲近的一级龙来看,他留在人类身边的可能性是很低的。荣耀大陆上多少龙类研究室,虽然不像黄少天那么幸运,龙蛋随处捡,但多少人一起组队努力,几年内找到一颗并不是什么大问题,问题在于孵出来之后的龙不愿意留在研究所。


 


几乎每一条战斗龙都会在拥有飞行能力后离开,这倒也不是因为研究所养得不好,想想他们一队伍龙专家,六七个人围着一条团团转,想吃什么给什么,黄少天给叶修一个小窝,研究所干脆是给龙一个大房间!强烈的对比下研究室里龙依旧跑了,可想而知不愿意亲近人类是他们的天性。


 


黄少天对叶修的这个天性也有所了解,他可是在孵出叶修后连夜查阅龙类资料的人,为防止叶修逃跑,黄少天自然有一些特殊措施,比如说——美食诱惑叶修。


 


是的,在他养育叶修的时候就用过这招,只不过当时用得还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奶油蛋糕,而是更幼齿化一点,黄少天当年用于诱惑的道具居然是糖果,水晶软糖,又Q又弹,黄少天自己最爱吃的那种。


 


只可惜叶修的不为所动从当年就练得如火纯青,任由黄少天捧出一堆软糖在他面前显摆,他就是不动如山,拢住翅膀趴着不动。


 


黄少天以为他是没吃过,不知道糖果的美妙之处,起先还眼巴巴地喂了叶修两颗,结果这龙也非常大爷,黄少天喂到他嘴巴他肯张口,放在他边上的……哪怕就放在他爪子边上他也不要。


 


拿一包软糖也就二十几颗,黄少天蹲在龙面前一下午,极尽诱惑的说辞,给叶修塞进去十颗,边塞还边叨叨:“你看这糖,长得又漂亮又好吃,水果味哦,看介绍里面还有自然果汁的!咬起来有没有很甜?”


 


叶修张嘴,咔吧一下吞进去,差点咬到人手指。


 


“好吃吧?”黄少天问,似是被刚刚那一番话说得也有点心动,忍不住掏了一颗放自己嘴里。


 


他这番喂食到中途,宋晓进来串门,才踏入一步就看见黄少天和叶修人和龙面对面蹲着,手上揣包水果糖,你一颗我一颗地吃。


 


那个画面,唬得宋晓都愣了两下。


 


“我去。”宋晓缓过劲儿来感叹道,“黄少,你这什么情况?养了龙之后智商骤降还是怎么着?”


 


“靠!你说谁智商骤降?!我这是在努力当一个好奶爸你懂不懂!”黄少天感觉人格受到污染,丢下水果糖从地上一跃而起,“既然养他就应该和他培养感情,把自己和龙放在一个水平线上,你小时候不爱吃水果糖啊?”


 


“……”宋晓被说服了,宋晓无言以对,黄少天手上的水果糖是荣耀大陆最畅销最受儿童欢迎的那种,他小时候还真喜欢吃。


 


“不是,黄少,你把你的龙定位成儿童?”宋晓再次开口。


 


“不然呢?他这个身高还能是什么年龄?”黄少天站起来比划了一下,叶修连龙带角,目前才到他的腰。


 


“一般的龙长出牙齿就已经脱离儿童期了。”宋晓答,“而且你这条还是战斗系,人家可能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龙,然后你还在给他喂水果糖。”


 


“真的假的?”黄少天有一丝犹豫,扭头去看叶修,“你不是儿童了吗?”


 


叶修龙抽了抽嘴角:“……”


 


“你看他在嘲讽你!”宋晓看出叶修的表情,对黄少天告状说。


 


“瞎说!我的龙才不是那种龙!”黄少天严肃道,“你边儿去,别拿你那些思想来带坏我的龙啊!”


 


宋晓劝导不成反被赶,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摇头:“你自己看着办吧,我话先说在这里,龙的成长速度很快,不用几个月就能赶上你,你可想清楚养大之后是什么情况,万一他中途跑了——”


 


黄少天把人赶走,再看向叶修的眼神却也有些犹豫,毕竟他是查过书的人,所有关于战斗龙的科普都表明他们不亲近人类。


 


被犹豫目光注视的龙瞥他一眼,漫不经心地张嘴吃掉了一颗水果糖。


 


不过宋晓说得没错,黄少天的确是把叶修的年龄算得太小,也确实把龙想得有些单纯,战斗龙是不可能仅仅用水果糖就能诱惑牵绊住的。


 


龙类的年龄计算方式与人类不同,他们不以年月日作为计数单位,而是用自身的成长水平来看,当一条战斗龙能飞的时候,就说明他已经达到了成年龙的标准。


 


在叶修开始试飞之前,黄少天准备了很多,他在龙边上蹿下跳,抱着一堆防扭伤,治跌打膏药,还啰啰嗦嗦地和叶修说飞前先热身,怂恿叶修把翅膀展开挥两下。


 


每一条龙的起飞都声势浩大,不论是战斗型,还是被贵族们捉去养在宫殿中的所谓观赏型,或许是龙的血脉里天生带着一种威吓力,当叶修从人身边冲出的时候,他的翅膀骨架变得坚实,龙角隐有暗红光芒,整片漆黑的阴影笼罩在黄少天脑袋上。


 


从上空往下看,所有东西都变得很渺小,包括黄少天和他手上拿着的绳子,说是绳子,不如说那一条是丝带。


 


蓝雨组织从自身利益来考虑,要求黄少天在叶修飞翔时用绳子拴住他,他们的原意是采用锁链,而黄少天则选择了轻飘飘的丝带,那种又细又软的东西,系在叶修的前爪上,连绳结都没有打死,只要龙轻微的挣扎就能散落开。


 


黄少天给叶修系上的时候小心翼翼,同龙讲这是一个防范措施,防止叶修飞不好,落到他找不到的地方,他还能顺着丝带把叶修找回来。


 


“当然你要是飞得很好……这个就不用了。”黄少天拽了拽那条带子,既心虚又义无反顾地对叶修说,“好了好了,你飞吧!”


 


黄少天的身影变成在岩壁边小小的一个点,他一直仰着头看叶修,看那条自己捡回来,孵出来,又亲手养大的龙。


 


叶修飞起来的样子看起来比在地面上要大,而且也帅气很多,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是在放一个非常巨大的风筝,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叶修离开他的准备。


 


但是他准备好放飞的风筝回来了,叶修在崖壁上空盘旋过一圈,最终依旧回到黄少天身边。


 


还没等他落地,黄少天就已经丢开了手上的丝带扑过去,异常开心的抱住了叶修的脖子——对,当时的叶修还比较小只,黄少天能抱住他的脖子。


 


而随着时间的增长,黄少天慢慢变成只能抱住叶修的一只前爪。


 


以前他怕龙逃跑,和龙一起睡的时候会选择抱住叶修的一只翅膀,后来叶修长得太大,他没有什么地方下手抱,变成叶修用翅膀裹着他,和拥有外甲的龙类相比,人的身躯实在有些柔软,叶修被黄少天靠住的那一部分龙甲总是热乎乎的。


 


在叶修能变成人之前,黄少天始终都相信自己的龙是一条单纯的好龙,以致于他第一次看见叶修的人形后有点不太适应,反复确认了四五次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龙。


 


最后问得叶修不耐烦了,调戏他说:“昨晚上还睡在一起,今天就认不出来了?”


 


黄少天被他逗得一噎,皱着脸道,“靠,你这小家伙不懂不要乱说!”


 


“谁才是小家伙?”叶修站起来还比黄少天高这么半个头,他伸手去摸摸人头发,挑着眉头反问,“黄少天同志,你算过我的年纪吗?我现在这样子和你差不多大吧?”


 


说是差不多大,但叶修是一只有点早熟的龙,或许他的心理年龄比人还要大这么两三岁,龙长得太快,黄少天白囤了一堆水果糖没喂掉,也丝毫不可惜,自己揣着吃得开心,时不时还递过去给叶修两颗,已经成年的龙倒也不嫌弃,人递给他,他也就吃了,一模一样的场景看得宋晓大跌眼镜。


 


其实叶修没有离开,已经让蓝雨把眼镜都跌碎了,众人纷纷感叹黄少天的运气好,当事人黄少天同志则是兴高采烈地去取回自己给叶修定做的名牌,只可惜那个名牌大小计算有误,叶修带不上脖子,只能勉为其难地套在爪子上。


 


在荣耀大陆上,能拥有龙是一件大事,黄少天和叶修的事情一传出去,顿时就有许多研究学者闻名而来,对着黄少天一阵采访,问他是怎么找到的龙,平时给叶修吃什么,如何保证的叶修不会跑。


 


黄少天本身就话多,又是个喜欢分享的人,对此知无不言,从叶修小时候喂羊奶讲到长大后的杂食,描述得相当清晰。各位研究者也记得很努力,黄少天那种长篇大论,叶修听着都累,研究者还要把它们记到小本本上。


 


一趟结束,研究者们心满意足地回去,自以为找到了能驯服战斗龙的妙计,结果三天一过,别说驯服战队龙了,黄少天那些招式连驯服条普通龙都够呛。


 


各位研究人员灰头土脸地又跑回来,转而把话头丢给叶修,准备从龙的角度来问问为什么选择黄少天。


 


结果叶修龙那是很特立独行,一点都没有尊贵战斗龙的架子,回答起来比黄少天还要接地气。


 


人问他为什么选择黄少天,叶修说当时自己还是颗蛋,给谁捡到不是自己控制的。


 


人又问他对黄少天给他的饮食有什么看法,叶修说不错,还算好吃。


 


人再接再厉,问他为什么没有离开现在的饲主。


 


这个问题倒是让叶修笑了笑,他叼着烟眯起眼睛,说黄少天这家伙当时诚心要放他走,拿个小绳子拴他,他飞高了再回头看,只见那人眼巴巴的立在崖壁上,小小一个,挺可爱的……


 


“你说什么?什么很可爱?”黄少天训练结束,从后方跑过来,冲到叶修边上伸手夺下那人嘴里的烟,“你怎么又抽烟?!宋晓给你的啊?看我不去砍死他……”


 


研究人员的采访由此中断,一整队人悻悻退出蓝雨。


 


其实他们的调查方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,叶修没有离开的不是饲主,而是伴侣。


 


他是一条有些早熟的龙,他在山崖上起飞后看过高空的云层重叠,万千美景,最终却依旧把眼神转向站在岩壁上,小小的那个人。






END.


感谢喜欢


一点点小片段><其实就是想写当初天天放风筝(老叶)的场景

恶果:

主播梗②

想的时候以为一条就能搞定 没想到画了这么长 (゜-゜)

一想到还有好多梗 感觉都能出个本了 可是还得改分镜好麻烦哦

还是等后续朋友写吧 @一品亂炖 

恶果:

我管不住我的手啊

一不注意就点进去了(ˉ﹃ˉ)

hhhhhhhhh

恶果:

自从叶大主播开始直播后,这画风也是越变越魔幻了呢

【对不起我脑子有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真一:

“小主人是不是…不会再回来了……”

移交账号卡很久很久之后,一叶之秋突然这样意识到了。

这一天没有比赛,没有任务,角色无人问津。

系统中的虚拟世界下着瓢泼大雨,为人称道的斗神如此蜷缩在雨中一隅。

PS.由于很小就开始操作一叶之秋,所以被一叶之秋称为小主人,一直没改口。

眠狼:

他会一直指引你。父亲节快乐!
画一画那些伟大又可爱的父亲,共9P。
3天画了6张我基本是濒死状态了……总算赶上了。
……明天继续赶商稿,睡觉,晚安!

恶果:

叶神生日快乐!!!

主播梗,大概标题会是

【主播贼会玩八卦篇:千万不要站在寿星身边!】

为了赶这个熬了俩个通宵,后续来不及了还好基友说她来写!=3=

我超帅。:

“他们说,你是主角嘛,”小姑娘很不爽:“有什么不可以见人的呢?接着,就用放大镜对你的一举一动三百六十五度地挑刺。”


“今天说落魄时的你没打理发型,明天说一心输赢的你不近人情。”


“他们真讨厌,你根本不是那样的。”


叶修忍不住笑了。


小姑娘怔怔地看着他,叹了口气:“我知道啦。书上说,你不介意有人黑你。”


叶修又笑了起来。“既然是主角,当然要配得起这种考验了。”


“可是,”她不甘心地说,“他们根本不知道你的好。”


“如果听说过我名字的人,都知道我做了什么,”叶修说,笑了一下:“我将无比荣幸。”


“因为我做过的每一件事都无愧于心。”